LOADING

海宁明代大儒著名教育家吕居恭

海宁名人4个月前发布 chaovip
1.9K 0 0

海宁明代大儒、著名教育家—吕居恭

海宁明代大儒著名教育家吕居恭

明初,吕氏自二十二世定居海宁后,兴文办学,人才辈出。二十四世吕昌,永乐十九年岁贡,官莱芜知县。二十四世吕聚,宣德二年调海宁所副千户。二十五世吕伯通,诗人。二十五世吕能,宣德十年袭副千户。二十五世吕熊,成化十年袭副千户。二十六世吕锜,弘治十七年(1504年)恩贡,任岷府教授。二十六世吕忠,弘治五年袭副千户,后亡阵。正德九年由副千户赠正千户。二十七世吕武,部授济南府经历。二十七世吕继臣,正德十六年袭正千户。二十八世吕律,嘉靖二十一年袭正千户。二十八世吕居正,仕长汀县主簿,署淸流县事,升王府纪善。二十八世吕居恭,明代教育家(在此仅简介二十八世之前部分)。现就吕居恭的生平事迹介绍如下:

 

二十八世吕居恭,约生于1545年前后,卒于万历甲辰(1604年)。明贡士,毕生从事教育事业,是明代大儒,著名教育家。

《吕氏宗谱》记载:居恭,文次子。字仲子。万历癸卯科贡士,幼称神童,过目不遗,为文无出其右。遇试必首,于性理解悟入微。著有《五经正讹》、《四书疏解》、《系辞醒》、《左史手评》、《超然斋》、《读书楼》诸集行世,眞足羽翼圣贤。尝讲学西湖及福州学,学者称为“觉我先生”。操选政三十年,兼创行书考卷。应八省文宗之聘,所拔士多名宦。前此书旨蒙晦,自先生操选衡试,非宗注疏大全者,勿录。由是书理明,文运亦盛焉。宁邑令连出其门,每朔望,文庙城隍行香毕,必登堂候安。然,立品最高,口不言公事。卒之日,四方祭奠哭泣,逾年不绝。其门人许平陆,家设仙坛,先生凭其乩三年。以传注未了为念,续改四书疏解,增注六经。诸儒鳞集录秘书,并自示生前古文,词无一字谬者。亲故咸至坛重晤,其精灵不散,亦奇矣哉。闱中主司,每求其卷及拆视,则他名也“三中”、“副车”。仅以明经终,名盛者造物,忌之果然。娶许氏,淮安知府许稚则公堂姐。吕氏读书楼旧址,在塔东。邑令详请上台,官葬于其地。林邑侯恭章为墓志。黄贞父、黄石斋两先生,俱有传。康熈朝同庠,纷纷公请,学道刘、郡守嵇,批入理学志。学道陆,批本学。详文加载儒林志。生子:谐声。

 

    民国《海宁州志稿》记载;吕居恭,字觉我,万历三十年间起家明经,以儒行显,学主诚意于时,讲贯最为老师,可息朱陆同异之辨,诸弟子游其门者甚盛。著有《五经正讹》、《四书疏解》诸书,遗稿惜多散佚。【金志】吕居恭,字觉我,又字仲子。万历间两中副榜。《系辞醒》,见黄氏道周撰传。《易解正宗》、《五经正误》、《四书疏解》,并见余闻。崔氏应榴《摊饭续谈》云:“先生所著有《四书五经疏解》。殁后,方士扶乩于紫薇山,先生凭留其乩三年,自悔前所注疏未当,藉番于乩,日改十余番。石斋黄公,为先生立传载其事。文人结习,死犹不忘,亦可悯矣。”《左史手评》,见吕氏谱传。《超然斋集》,余闻作《超然堂集》,《读书楼集》,并见黄氏汝亭所撰传。

 

咸丰《海昌胜览》记载:【许志】吕居恭,号觉我,明季岁贡生。学主诚意,息朱陆异同之辨。【名德录】尝讲授西湖,学者鳞集,性至孝,端方峻洁,邑中严惮之,卒后凭依许生仙坛,续改所经解,亲故往吊如面谈,其精灵不散若此。【许志】居恭著《超然堂集》。毛奇龄“海宁吕觉我先生传序”:少受四书疏解。师曰:此海宁吕先生之书也。既长习制义,赴试因得从家兄。受海宁吕雍时所录行卷。兄曰:雍时者,吕觉我先生之曾孙也。且此前无行卷矣,坊刻止闱卷,合乡试礼部,而礼部参详,小试官分帘二十,名录所选士。平生为文,名二十房书先生。彷其体加之乡试,名行卷,且录诸试卷与闱卷彷,故今有试卷,有行卷则先生之为也。予初授疏解,谓先生必新安者,流及闻是言更谓先生,旦兼有石篑、震川诸先生制义,进取甲乙,不谓先生之不然也。兄曰:岂知之乎?李唐以六韵取士,而独失之孟与李杜,今以八比取士,而反失之先生,是岂先生之八比犹未工,李杜之六韵犹未善哉,得失之数殊也。故先生每试冠邑,无算冠十邑者,二荐乡试而复失者,三膺学使聘衡文。诸直省、若南直隶、若楚、若豫、若豫章、若齐鲁、若东西粤、若八闽,凡八天下诵所录文服其教。由隆万、启祯及今,为年岁约五六十,万卒难一第然耳。既难一第,而天下之称六韵者,首推李杜。天下之诵八比者,仍首推先生,则又倒欤,则是得者,不必不失而失者,又不必不得也。癸丑冬,予远游归,距昔受书时已三十余年,而雍时贻(贻,疑携字,误。) 先生传来属予为序夫,雍时操铅椠,继先生起艺林,其为制举文亦何减先生,然犹赍志逮老,斤斤辑先生遗书,以补所不足。吾今而后,然后知先生之宜得而不得者,盖其常也。先生及门半天下一时,官浙者,自三台使君,下迄守令,皆先生门下士。故传文为黄公石斋所作,石斋者,先生衡文八闽时首取士也。特先生自惜所著书,其所著书,不止四书五经疏解,然先生特留意疏解。传曰:先生殁后,有方士许生,受旌阳箓,扶乩降神,藏宫坛于紫薇之山,先生凭焉留其乩三年,自悔前所行疏解未当,藉手于乩日改十余番,向所受四书疏解,则所改书也。胡匡嵓曰:东坡称杜甫尝见梦,自释其生平所为诗人,苟能传不必以违,时而秘其所为,而人之传其书者,亦不以其见违而讳之,而其人之神明,乃遂与所传之书相终始焉,岂独先生已哉。

 

吕觉我先生传     石齋先生黄道周

先生讳居恭,学者称为“觉我先生”。其高祖自新昌迁宁邑,明经传世。至先生,奇才博学,名冠天下,尝衡文八闽。凡再鉴拔最盛,万历辛丑开讲福州学,余童子过从焉,执经者日益众。所著《四书疏解》、《五经正讹》、《易解正宗》、《繋辞醒》、《读书楼集》,纸贵一时。无何,甲辰夏先生以卒闻,闻者如失山斗。及岁丁未,先生弟居正署淸流县尹,以先生行状遍致八闽,余受而慨曰:“甚哉!”君子诚有志也,志者持之前而与生俱来;持之后不与死俱去。先生幼颕悟,六岁时,叔经历公命之句读,如行故道。初读“学而时习”、“有朋自远”两节,卽指注“明善復初”、“以善及人”句,曰:“此不可不读。”岂非志之与生俱来者耶!十二岁擅长诗古文,邑中称神童。历试俱第一,同时无出其右。嘉隆以前,八股文仅庸庸数行,非其学不赡才,不足其所见者浅也。自先生操选政三十年,兼创行书考卷,顿使意议气格日新月盛,文字之中更辟昌明,卽古之擅人伦鉴者或觌面失之。先生屡应督学聘,取士半天下,公卿誉望尽出其衡,济济颕脱之才,先生实空其羣矣。然先生名益盛心益谦,所至邮驿必具报,官司迎侯馈膳,馆舍礼遇极隆,先生亷洁自持,曾无所受焉。见上台有司,口不言公事。正色端方,乡之缙绅望而严惮,吏化而淸士化,而正民化而淳。三代直道古之矜欤,生徒鳞集重趼负笈,教以正威仪、愼言行、爱民惟世之道,一以正心修身为主。出其门者,多为正人大器。讲贯详,尤善启发。尝曰:“吾儒之心,卽古圣之心。”读其书不解其义口食而浅,与岐路而僻等也。赖以阐孔孟正旨得窥阃奥,一时尊为“吕夫子”焉。闱试三中、副车,仅以明经终。叹曰:“穷通命也。”遂专以疏注教育为己任,天下翕然宗之。又闻卒后精灵不散,现身许生仙坛凡三载,续改《四书疏解》,补注《五经正讹》,所未备抄藏为枕秘者甚众。亲故咸至坛,重晤情谊如面谈,录其生前古文辞,无一字讹者。嗟乎!先生之志,其传先启后,岂须臾忘者耶!卒而现身著书復三载,殆所谓不与死俱去。是耶非耶? 

崇祯庚午科 黄石斋先生

典浙试委官祭觉我先生,墓有祭文。

注:上文摘自《吕氏宗谱》。

黄道周,字幼玄(或幼平),又字螭若、螭平,号石斋。汉族,明代福建漳浦铜山(现东山县)人,明末著名的学者、书画家、民族英雄。天启二年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明亡后抗清,被俘殉国,谥忠烈。

 

吕觉我先生传   貞父先生黃汝亨

岁壬子初夏,葛子屺瞻、汤子尧文过余,忆及觉我先生,余瞿然起曰:余岂忘之夫,吕氏读书楼,襟东海而背城郭。尝与诸贤凭眺其上,籍综古今文萃,甲乙洵宇内钜,观也经书七义。岁一举举三日,千里毕赴,名流杂沓。一之日,鸡鸣拂砚,子夜脱藳;二之日,先生直笔不少,假引其进,勉其不及;三之日,随举六经,宣圣三大贤书,举一贯百讲,传注甚详,藉以启膏肓,获针砭者数千人。余丙戌试受知先生,嗣是执经就正,谓若文老诸生,尔改弦易辙庶有廖,余铭教不谖。先生美丰仪,衣冠甚伟,严肃中道气和蔼。贵者遇之失其贵,傲者遇之失其傲,巧者遇之失其巧。吐词庄亮,规劝交至,雅以造就人才,振兴斯文,阐明疏注为己任。自幼称神童,历试輙冠军,盛名卓绝。一时坊贾聘之操选政,兼创行书考卷。士子咸读一先生之书,世跻同文学浅者,论僻者摈弗录明于圣贤。起衰式靡者,亟公之当。世人文大兴,疏注亦揭日月而行矣。暇时应河南、山左、两广、八闽、江右、金陵,督学诸公聘大魁。(以下原谱缺页。)

注:上文摘自《吕氏宗谱》。

黄汝亨,字贞父,钱塘人,明万历二十六年进士,官至江西布政司参议。晚明著名小品文作家。

觉我公载志详文

杭州府海宁县儒学,为先正之遗泽尚存,舆论之公心难冺。恳乞申  宪勅载郡县理学志,以彰直笔。事据通学生员居征熊、唐士馨、施良翰、章应望、吴之泳等呈称:“切以海宁自嘉靖年间修谱,旷隔百余年,其间湮没不传者,兹遇盛典纂志,正表章前哲之时。向有万历朝海宁大儒吕觉我先生,讳居恭。天授奇才少有,神童之目人宗,至教长膺夫子之称。辟异说黜虚浮,学以正心修身为主,出其门者俱为正人大器。讲学福州,黄石斋先生作传,称其得孔孟正旨。设教西湖,葛屺瞻先生作传,称其象山紫阳合为一人。黄贞父先生作传,称其书义非先生不明,文气非先生不盛。姚讳希孟先生作传,称其化贪为亷,博极羣书。艾千子先生作序,称其有倡兴文运之功。同邑朱近修孝亷作传,称其研思经旨羽翼圣贤,他如修举学校,则觉我先生所撰尊经阁、明伦堂碑文可据。应八省文宗之聘,取士半属元魁。操三十年选政之权,录文尽皆模楷。兼创行书考卷,至今攸赖。万历三十载之前,士子尽读其书,无何身仅明经。子卒无嗣。所著《五经析疑》、《四书疏解》、《繋辞醒》、《左传手评》、《读书楼》、《超然斋》诸集,惜其海潮涌没,荡焉无存。至如先生卒后,尚以传注未了为念,现身许生。仙坛三载,续改《四书疏解》,增注《六经》,抄为枕秘者甚众,至今灯传未绝。此眞人才,藉以教育,斯文赖以未丧,阐明疏注,羽翼六经,有功于世道人心者也。”伏乞申请。

学宪表章先正,俯从公议,勅载郡县理学志。庶几信史直笔,足垂公论矣。等情前来,据此卑学看得明经吕觉我先生,于城名教羽翼六经,生则振起于人文,殁復训诂于仙坛,诚理学之大儒也。卑学因诸生百余环集学宫请吁数次,不敢蔽抑。伏候。

宪台勅奖批示:郡县入志施行,须至申者。

学道刘批:余少时卽耳觉我先生名及见疏解一书,是诚辟云雾而开晦蒙者,仰县加载理学。缴。

杭州府正堂嵇。批:明经吕子振起人文,阐明注疏。生有功于名教,殁著应于仙坛。先軰钜公表章典册,诚理学之斗杓,儒林之渊海也。仰县卽补入理学志。具报缴。

学道陆批:如详加载儒林。欸下缴。

时,秉笔者覆称:寕邑向无理学志,学宪为之酌载儒林,后通郡物议,岂有海寕大县而无理学者?故秉笔不得巳,首列理学数人,而觉我先生仍列儒林。

注:上文摘自《吕氏宗谱》。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