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022年第九届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作品

海宁文旅4个月前更新 chaovip
3.3K 0 0

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大赛

2022年第九届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作品

第九届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结果已经公示。本年度微诗歌大赛面向国内外征稿。

“新时代,新诗歌 ,新表达”,本届赛事主题更关注全新的创作导向,用更高的眼光、更具人间烟火味儿的姿态来召唤诗意,讲好中国故事。

一起来看看获奖作品展示吧!

2022年第九届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大赛获奖作品

金奖(2名)

沉船

·何必洋

短暂的停靠之后

是长久地搏斗

像天空一样孤独

星辉一样寂寞的时候,更长久

而从倾斜的那一刻

你就真正地搭上并顺从大海这条船了

两眼一黑的时候

你知道了海底的一切

做为船

这是你最好的归宿

日常

·万世长青

石头在他们,手心,胃里

和眼睛里

是完全活着的

石头在采石场工人们的手里

感觉到了软弱

但石头也很容易就找到了

他们的弱点

他们之间的较劲

一直从清早持续到深夜

更多时候,石头代替他们

站成一座座山

连睡眠,都和他们一样的深沉

 

银奖(5名)

乡愁

·黑枣

前半生,我花光积蓄

为了挤上一部开往城里的班车

后半生,我又把积蓄散尽

为了买一张回村的车票

这中间的差价,就是乡愁

溪边逢绘画者

·孤山云

溪水不可能一直是这样静默着

它一定有过心事的涟漪

最愚蠢的问题是

你画的到底是哪一棵树

树长在她的心底

我缺少指证的证据

何必告诉一只画笔,我从那里来呢

为了触摸那芦苇

我一只脚,深深陷在了淤泥里

走出来。我就复活了自己

我的功德是,没有

把那枝芦苇带回来,而是放生风中

我想和绘画者说,城墙

以写实为好。毕竟它把一段历史

紧紧地揽在怀里

当万物都酿成酒

·许梦熊

当万物都酿成酒,我尝到了精髓,

灵魂是麯,它来自极乐之邦,

在我们开怀畅饮时,你跟宙斯、阿波罗

跟女娲、伏羲,同样手握奇迹之杯,

我们的血液是所有神明的河流。

教诲

·一地雪

姑姑,我是个雌雄同体的人。

我豹的牙齿纵深于虎狼的安详,

侵略者的雄壮。我

猫咪的柔情缱绻河流。

这是炎热延伸到中秋的

午后,我在一片竹林中读你。

九岁死掉,一百天后超生

你是一个有趣的灵魂

姑姑。你蹁跹的身影划破黑暗

照亮我的心性。我迟疑的

人世才有了坚定的步履——

风是闪电的种子

·流泉

停在碎裂的玻璃上,裂纹闪着光

停在晃动的枝条上,树叶闪着光

停在大地脑门上,尘世闪着光

停在日渐腐朽的我的肉体上,灵魂闪着光

铜奖(10名)

在扎鲁特的高岗上

·王玉玲

在扎鲁特的高岗上

看到,一块石头背着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抱着另一块石头

它们摞在一起

堆成一座敖包

敖包并不高,心却有神圣之感

也许,高度不是眼睛看到的

而是信仰堆垒而成的

左绕三圈,心里的尘埃慢慢散去

在天地的抚摸中,打开一条通道

和石头在风中对话

从一种虚空进入另一种虚空之中

好像,我们和石头是前世失散的亲人

好像,石头的心是滚热的

我们都是有依托的人

小叶榕

·江西朝颜

那棵树,巨大的树冠几乎覆盖了视野

它也越来越高

高得几乎看不见树顶

我在树下站着,就像一只小蚂蚁

它托起的天空,更大一些

在天空下面

它其实也像一只小蚂蚁

而这种极大,与极小的对比

正是我想说的,生活里隐藏的事

塔吊工

·占森

大臂,是高空中的钟摆

沿寻着他青春的逐梦

他爱上这机器的声音

每一声,都有它独到的理解

吊起重物,他感觉到了

自己沉甸的筋骨

正挑起每日的生活

这让他在驾驶室坐得安稳

吊钩,使他时刻拥有

垂钓者的美妙幻觉

看,幸福正不多不少

犹如日出日落间

他划下诸多整齐的圆

别墅,厂房,住宅楼

体育场,博物馆,文化中心…

都是他用魔法

一一钩吊出来的可爱积木

窗外有风

·于波心

院子废弃,千万别摘蛇莓的小浆果

它是仓鼠和野雀的口粮

酢浆草的袖珍小喇叭无论怎样鼓吹

除了蜂蝶,春天没人,冬天也没人

外祖母长眠后山多年。大舅也走了

无人推窗,也无人探出头

试一试温曛的南风,拂过清凉的脸颊

多少雨都是奔着坟墓去的

·吕游

多少雨都是奔着坟墓去的

代替眼泪,寻找故去的亲人

多少人还活在人间,借雨哭诉

多少雨化成小花,展开久违的笑容

寂静

·拘束

所有的语言都静止在味蕾上。

止于空气的鸟鸣、消失在我们身上的春天

不堪的告别,都从酒味中醒来

虚像裂开我们的复眼

得到一次荒谬的劫持和回忆的座席

我们原本是演出中逃生的人

慌忙间又误入另一场演出

平淡,是最晦涩的寓言

太多次醒来

镜子里有风吹草动

时针常在半夜偷偷搬动我们的模样

所谓得失不过是过眼云烟

群山老死在句式里,我们的命运

跟雨水的性别一样,模糊而自然

我在光亮之外独享黑夜

·野川

黄昏的尽头,是什么

在发出光亮?众鸟归巢

人们的步履加快

一些人回到光亮的源头

一些人走到光亮

照向的更远的地方

我在光亮之外独享黑夜

陪伴我的孤星

与我有一个轮回的距离

夜行班车

·西厍

你能想象这去往城市的

夜行班车。它撕开雨夜只为运送

三个各怀心事的身体和

各负重量的灵魂——

他们毫不相干,各自选择

相隔两排座椅以上的位置落座

倒头瞌睡或玩手机

他们交集于一趟

夜行的单程旅途和不可或缺的

一次性口罩。一只孤独的

机械之兽,除了低沉的嘶吼

除了在雨水中奔跑

撞碎来到它面前的冷玻璃——

一场中等雨量的秋雨之外

并无所长。除了运送孤独和疲惫它没有

超越负荷的使命

它的奔跑,就是三个身体的奔跑

它的低吼,也是三个灵魂的低吼

玛尼堆

·赵成庐州成

仿佛在等一个遏语

那些煨桑的石块以额头相碰

它们拥挤着,守着规矩

在每一条转经道上

口诵真言

转经筒的人,缓缓而行

每一块石头都握紧禅意

善念被越堆越高

风马经幡再次醒来

不知是谁,丢了一个石块

整个玛尼堆都开始诵经

卓玛依旧长跪不起

我不知道,这小山样的石堆

哪一块是她放不下的沉重

只在她抬头时

看到眼里的光芒,瞬间擦亮

世间万物,皆为赶路的星辰

·许岚

冰雪流泪。犁铧像月光

犁着月光。像闪电,犁着闪电

鸡声像鸟鸣。翅膀高于天空

低于泥土。泥花赤着脚

在雨垄间飞奔着香。河水

扭动着腰肢。鸭子扭动着河水

天空迎着嫩叶。微闭着眼

张开了唇彩

油菜花。追赶着蜜蜂

风。追赶着风筝

风筝。追赶着风中的人

雨露初灵。麦苗初青

世间万物。皆为赶路的星辰

佳作奖(20名)

戛洒小镇

·师师

适合在这里跳舞,穿长裙

傣族女人的歌,是一部迁徙史,听得惊心

喝酒,总不醉,去江边讲许多话,给水听

戛洒江不宽,像清纯的诗人

沿路都是槟榔树,小和尚走过

花街的这头到那头就有了佛光

在动车上

·小几

我与窗玻璃,隔着一面口罩

我与窗外群山,隔着挣脱千年之后的回眸

我的乜斜,不如一只巴山猴子

甚至不如一块山石蓄满雨水的洞眼

转头,缩紧目光

我听到所有口罩背后的呼吸

细若游丝般地溢出

又游魂般

贴着钢轨轻轻摩蹭

我确信,每一只努力的口罩内

都葆有一缕绵延的热气

忐忑,潮湿,又充满苔藓般的羞愧

藏有一种蓝

·聂沛

月亮,尽管我看得多了

却依然恍若初见,而且是

恍若隔世之后的初见

满心欢喜、空虚,又难以言表

我曾有过独自走夜路的经历

而且山上有鬼火闪烁

幸好,一轮巨大的明月

升起在少年

迷人的惶恐中,秋天啊

许多年过去了

唯一没过去的就是那轮明月

像玉一样揣在怀里

慢慢就揣成了一种美德

中年的天空尽管多云

但总是藏有一种蓝,配得上它

为一群鱼欢欣

·君子爱莲

有人买下虚拟语气中的鸟

而我们讨论的是鱼

所有的鱼都应回到活水中去

沉浮在波浪中的自由,无法模仿

有时是长江,有时是桃花溪

路程、天气、笑容,一切都是即兴

忍耐,必须要经得起考验

鱼,竖起了耳朵,新的水泡,不再

咬紧牙关

一直有水为我们绿着

为一群鱼欢欣吧!不管以后,它们

是站,是跪,还是匍匐着

芒种

·赵传昌

麦芒是五月的一根根线索,

顺麦垅探入季节纵深。

大地页码,除了麦穗麦秆,

还有淡淡散去的云烟。

此时执笔写意是空洞的,

而村庄的心跳

早已被麦粒占据。

当我写下这行诗的时候,

风正从麦垅吹过,

抒情的骄阳,把词语般的麦粒,

映照得金光闪闪。

谜语

·雨问梅香

一阵风与一阵风,擦肩而过,

流浪,一首唐诗,丢失,一阙宋词。

一轮月光,赊一轮月光的前世,

透过一棵树,种植一篇神话。

春天迟来,一片树林,

把吴刚和嫦娥的名字,挂在树梢,

直到摇睡一轮下弦月。

一阵风,把一轮下弦月磨的锋利,

在晨曦之前,收割一段尘世里的爱情。

我的1979

·王九城

妈妈敲了敲前屋

敞开着的后窗

邻家奶奶探出头

递出一张纸币

夏日的夕阳

从西北方向斜着过来

闪着亮光的事物依次是

奶奶的白发

妈妈的黑发

和即将成为我

一年级学费的

两元纸币

那张1960版的纸币

我反复看过

当一个车床工人

成为儿时的理想

寻人启事

·翟文杰

那个人被寒风吹走

那个人是踩着深雪走的

迷失在茫茫的雪原上

大雪又把那个人的脚印也掩埋了

春风呀,如果看到了那个人

一定要把那个人送回来

沿着解冻的河水,送回来

定以大地上的百花作为酬谢

一粒困在海里的盐

·陈朗

一粒困在海里的盐

仿佛黑夜囿于山脊之后

量子纠缠在物质以内

人们永远逃不开身后的影子

一粒古老的盐,成为立国之本

烈日下的煎熬,析出海水里的咸

流淌出人间的悲欢离合

还有,千里江山的悲凉

离开了海水的浸泡

我们只不过在平淡的日子里苟且

在一粒盐的晶莹里

隐隐藏着我们与生俱来的不安

历史

·信南山

满山遍野的野花活着

山上的云层和星象活着

我的祖先遇到了它们

便获得了身体。

虚构

·陶杰

我没有江山,我虚构了一个

一心想帮我守住江山的人

没办法,我还得

虚构一座江山来养活他

彼岸花

·樊松

我在对岸撕毁,焚烧难以为继的长句

浑浑噩噩。把它当一阵风似的遗忘。

当时间若江水涌向岸边。一滴泪水,

便使灰烬复燃。那火焰长成玫瑰式样

我没有彼岸,在此

我想像儿孙祖辈的花朵

倾听钟声,倾听一个肉身从寺庙走出

念着如诗的呓语,赠我曼陀罗

碎纸有记

·杨犁民

一张张白纸,就是一座座监狱

里面关押着,一个个汉字

仿佛是我,此刻打破牢笼

帮他们成功越狱

纸墙粉碎,汉字解放

只有我,还孤站在那里

一想到自己也曾是,文字工作者

就再也不敢,轻易写下一个字

春风

·那勺

不出意外,我将衰老,

另有一片森林,我不忧伤,但难免难过。

我只有一个安慰者,

叫春风,她走在回家的路上。

爱一个湿漉漉的早晨

·向武华

爱一个湿漉漉的早晨,一个雨中

的背影。爱雨水洗过的码头

爱江水中轻轻荡动的船桨

爱顶风而行的一把伞

爱淌水而过的靴,和它击水的响声

爱花盆中的湿土,悄悄生长在

海棠脚下的纤弱又旺盛的野草

爱低垂的碧绿的腊梅树枝,在它干瘪

的褐色果实边又萌发了新叶

爱雨水中的钟声,和雨水一起

浇灌这个沉睡的世界。爱一只蝴蝶

在雨水中仍然奋力飞翔,把一片

花瓣当作到达的对岸

爱灯光照亮的雨丝,还有所有

关于雨水的回忆。一个小孩

对雨水的惊喜,你还有吗?他在

雨中欢蹦乱跳,像一条重回沟池的鱼

山雨欲来

·嘉州程川

青山一脉拉出屏幕,雨的大片

即将上演。过滤掉喧嚣的

默片时代,配音

是否还是这颗让雨声喂大的心跳?

雨的通透如同镜子

万千的雨滴是一面摔碎的镜子

雨舍身成就了河流

但河流会让他们破镜重圆么?

公园里的旧椅子

·半朵悠莲

被磨损得不成样子

几乎看不出原有的漆面

几乎不被人注意。一棵树被砍下来时

就死过一次。当它成为一把椅子

它又活过来了

“看,多好的一把椅子,

坐上去,感受它

在树林中的样子”

现在,它现在只剩一幅骨架

占据一个地方

“看,多好的一把椅子;

摸上去,感受它在人世间的样子”

一条缺乏象征意义的河流

·卢爱雪

我在桥上,穿过流水

流水在桥下,穿过我。

都市中心的景观河上,

我俯身照过

流水的影子,

有一枚垂钓浮标在发光

有一只抓住黑暗的枯荷指,揪住

一尾鱼,

她的

起点与终点

包括流动曲线的窈窕。

我与她彼此纠缠,又穿越

课堂

·雁山筱槿

一个丈夫陪着神情痴呆的妻子

一个儿子陪着行动迟缓的父亲

每天从学校门前默默走过

开启另一个无声的伟大课堂

梭磨河记

·柏水

在黄昏余下一角的时候

从梭磨河岸向远处望去

会有无数的焰火照亮马尔康

一条饱经沧桑的长河

以高山作为初始的胚胎

它用了数十年的时间

冲刷、洗涤、滋养两岸

为一代代寨子里的族人带去眷顾

它是大地的女儿

凭借那轻柔的水声

打开了山与山之间的纽带

当九月向马尔康走来

梭磨河也迎来了一年的圣礼

它途径寺庙与群山

手提着来自高山的馈赠

让渐凉的秋日有了成熟的味道

当一切尘埃落定

人们会相聚一堂,围着炉火

在马尔康留下属于人与河的日子

大学生特别创作奖(10名)

我们用炊烟就能把一生燃烧完

·吴清顺(中原工学院)

在黄昏消逝之前,我会坐在门槛处

像二十年前的父亲一样:

沉默得像块石头

然后起身劈柴、烧火、做饭,送别落日

在村庄,我们用炊烟就能把一生燃烧完

今天,我和落日已同样走远

留故乡,在往日余烬里默默思念

雨后瓢虫记

·许氶(内蒙古农业大学)

他拿着相机,蹲在荨麻草上,静静拍摄几只小瓢虫

并喃喃说,伙计,你的翅膀像失恋的花瓣

过于冰凉。如何才能抹去,那上面浩瀚的星辰

假若它沉重如心事?

昨夜大雨,窗外胜似海湾,他没有入睡

俯耳,倾听着外面的湿空气。

能想到的是,那些草木湿漉漉,如马夫般,宿醉

痛饮。这场雨像不可多得的蜂蜜

虫类在泥土中,手拉着手,跳舞,众浴。

当太阳升起时,他穿好衣服,背上自己的旧相机

企图在雨水中寻找,男孩独有的加勒比海

和那些礼貌的昆虫。

荨麻草上,露珠如三万颗钻石闪闪发光,或随即破裂

他顺着自己绕行,两只小瓢虫

在镜头下,轻微呼吸。

墓志铭

·麓显(重庆师范大学)

在蟋蟀集会的夜晚

同一切不明白割席

辗转里设计未知节点的墓志铭

想到这样一句

她的沉默大于了一切惊雷

解开了我的牢笼

·曹生福(兰州文理学院)

奔跑吧,狮子从河流走向平原

带着泥泞的方言,犬牙斧凿的高山

内心压抑不住的痛,欠一条火热冰凌融化

来镀上黑色的铠甲

来给我爱的呼喊,给我恶狼捕食的力量

给我一小块漆黑的空间,供自己躲藏

在今夜,皮肤上白净的枝丫

埋葬在盛开的牡丹花下

她不笑,也不语

我望着黑夜,我就是整个黑夜

我用锋利的爪牙撕下一片片乌云

黑的黑,白的依旧白

我是从牢笼里跑出的狮子

一瘸一拐

绕过田野,来到荒原

格子里的星星

·刘依淳(山东女子学院)

大槐树把日光的投影切成碎片,

砖瓦的缝隙里,

有蚂蚁踏出的小格子,

胶鞋底扬起的灰尘,

淹死了两只漂浮的星星。

我缩成水泥沙砾上的亮片,

骑着冒烟的烟把儿,

穿过肥硕的狗尾巴草,

抢救东摇西摆的星星。

“赶在落日之前!”

星星尖叫着哭了,

浓烈的红云热烈的追捧着昏昏欲睡的日头,

草尖上有水珠啪叽坠落在我的脑袋,

水珠拥住了星星!

水珠拥住了星星!

太阳合上了眼睛,

蚂蚁把抱着水珠安放到格子里,

隔着大槐树的细碎的罅隙,

星星看见了星星。

孤独

·三招(安庆师范大学)

你总说你孤独,

失望在你身上写满坟墓。

我记得你,

你那天出海一无所获。

你怪月亮惊扰了鱼群,

可你不怪它很美,

谁也不会怪你寂寞。

在竹林中听雨

·程渝(大连科技学院)

无人击乐。乐在竹林中四起

我坐在草棚亭内,煮一壶山泉茶

受邀之人没有到来;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

檐边的水滴在洼地叮咚

我这跳动的心啊,忘记邀约过谁

肩上的秋天

·罗添(广西民族学院)

那一湾河床,是黄昏唯一沉降的金沙

堆着,不看就坐满了思念

风也吹着,绕过很多摩天大楼

吹动沙沙作响的桑叶,横幅

入秋了,即是想念

而我又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

此刻他肩上的锄头扛着夕阳

一路拖拽着流霞与晚风

作为不善言辞的角色,却走在最前面

一个人有多么渺小

才能渺小到走失在人海中

就连一个泡沫也不属于他

致外星文明

·罗琳(东北师范大学)

我在寒冷的夜空中看见了你的太阳

它以星星的名义为我送来一缕古老的光

你可曾像我一样久久凝望沉寂的星海

孤独地寻觅,犹豫着呼唤,听不到回响

你可以是世界上任何一种花

·张止(菏泽医学专科学校)

你不一定要成长成玫瑰、

雏菊或是鸢尾。

你可以是田埂上的春天,

微笑着迎接我回家。

也可以生长在荒漠、戈壁、悬崖。

你可以是看不见的芬芳,

即使你没有味道,

我仍然可以在你身上闻到雨后的清晨和晌午的太阳。

即使你不绚丽、不动人……

——也没有故事。

安娜和朱丽叶拿的也不是你。

我依然爱你。

在我眼里你多彩而美丽,

阳光照在你身上——像钻石的碎子。

不知名的你在荒地里盛开出委屈。

亲爱的——

玫瑰没有你瑰丽。

她庸俗,需要别人赋予意义。

而你站在那里,

你的名字就是最美好的代名词!

每一种花的天赋都是你。

你可以是世界上任何一种花!

——你就是花的意义。

海外及港澳台地区优秀作品奖(10名)

方言

·雁南归(尼日利亚)

房东布鲁斯——我的朋友

我们坐在椰园中

聊着卡诺州恐怖分子袭击事件

阳光从缝隙中照进来

一些阴暗的物体开始明亮

肥胖的女佣抛撒起谷子

越来越多的野鸽子,飞过来

那只白色的,站在井台上

咕咕,咕咕地说着听不懂的语言

或许是在感谢,或许

只是简单的鸣叫

而门口一群乞讨的孩子

也在咕咕地叫着

这让我忍不住,站起来

扬了扬手

飞鸟外一首

·苏烛(柬埔寨)

世界上

最可怜的人

不是乞丐

不是孤儿

也不是聋哑失明者。

世界上

最可怜的人,是我的父母

多少个不眠的夜晚

父母,以满头的白发,为我编织成

一双翅膀

后来

我们却用这双翅膀

飞去远方。

中国

故乡,如同一口井,

它什么都没说,我们却依旧

听到了回声。

十七岁的黄昏

·刘永辉(日本)

在鼓涨的麦田里,一支箭

串过呵呵的笑声

和羞涩的铃兰

我们不能自已

如纸飞机,在空中跌跌撞撞

奇异燃烧

我在赤道的春天想你

·吴钰(中国香港)

赤道的春天很短

短到还沒打开窗户

就生怕它不见了

赤道的春天很短

短到要是不睁大眼睛

好像就要溜走了

赤道的春天很短

短到怀春的少男少女们还来不及去追寻

就被一场大雨淋湿

宣告夏日的正式来临

今年赤道的春天也很短

转瞬即逝

但来自北回归线的情书留住了春日

春日在哪里

即使穿越海洋

我想留住你

赤道的春天很短

穿越北回归线

那里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时间淙淙流过山坡

·马世聚(澳大利亚)

其初是水流过河,汩汩有声

后来是时间流过山坡,淙淙却寂静

坡上有风,风起自河,水上古风

坡上有鱼,鱼起自我,水在传说

坡上有你,你是汩汩有声的河

坡上有我,我心淙淙不比鱼寂寞

金陵·初雪

·俞淳(美国)

每年,在一个岁末的清晨

雪花初次降临,轻击万物

将一城之众

从梦境与将逝的一年

和过往平生中

敲醒

往事万千

于醒来的瞬间

星火与灰烬般浮现

又在与飘落中的初雪

相遇之瞬被悄然

莫名地放下

仿佛上天的慈悲

洁白地降临

给人间每一个生灵

一次初生的机会

无论如何短暂 —

遇见最美的金陵

纪念馆

·陈雯蒂(美国)

李清照的笔名是易安居士,

意指一个容易

获得平静的人.

每次有暴风雪来临,

易安都会戴上她的竹帽和芦苇斗篷

爬上城墙,

眺望远方。

最近,我在翻译她的诗,

梦中光临的她还是那个样子:

芦苇斗篷, 雪帽.

雪像蜘蛛网,落在

她的背上和她的脸

渐渐地散开。

只有她的衣服,没有身体,

绊倒过冬日的场景。

易安,

自你上次踏上城墙以来

已经过了近一千年

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跟随着你,

就像故事里的孩子.

而每一年,雪都在我的脸上融化

就像在你的脸上一样.

等待中的一个夜晚

·田恬(美国)

风的一阵呼吸,有时会袭上心头,

可总是难以察觉

在炽热的、屡屡金色的光下,伴着惬意的日子

风潜行下去,

在此地,没有春秋的风。

风,没有形状的夜莺,感官的风

即使影响微弱

即使在神话中一分为四,又要让诗人化身游动的旗帜,

即使如此,

风还是推开了自然之门,指向一片艺术的荒地;

“如果带着滑翔伞,从高处跳下,风就能撑起我”这样的念头

可能是一种过度的妄想:因为撑起我的明明是互相作用的力,无形的手

这里的风是要穿来穿去的。要是被请来托起我的形体,

还怎么做渗透于无处的风?

我愿意

·徐浩(中国香港)

我当然愿意

成为一朵银耳

滋养你的肺叶

当然愿意

成为一颗枸杞

明亮你的眼睛

但如果可以,我也想

成为一朵云

你口渴时,为你下雨

又或者,成为一滴雨

轻轻落在,你的窗棂

时间

·张博翔 (英国)

时间从哪里溜走?

从每一个音符的跳动中,

从每一处余光的注视下;

只要感官上发生了变化,

我们便能感知到时光的流走;

在每一个季节的变化里,

在每一颗种子的等待里。

从难过,到欣喜,到疲惫,到感动

它不疾不徐,

像三月的风。

却始终向前走着,

不曾回头。

那些过去的岁月,

金色的、黑白的、鲜艳明亮的、昏黄暗淡的

都不曾再来。

那些悔恨的、挥霍的、珍惜的、留恋的

如同四月的雨,

渗入泥土不见。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